《白鹿原》:看不见白鹿的白鹿原

来源:百度新闻责任编辑:张中江
2019-06-06 06:42:42

在《白鹿原》还未拍成电影时,我们或许觉察不到它的重要性; 但是当它拍成电影后,我们便猛然发现这是一部太重要的电影了。不管由谁来拍或演,不管拍得优或劣,不管得奖与否或票房高低,它终究都会成为中国电影史上不可忽视的一笔。因为,陈忠实的《白鹿原》在当代文学史上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,即使已出版二十年,它每年还要重印十万多册。它所展现的中华民族的苦难和百姓的悲欢命运,其厚重感与萦绕的蛮荒的情欲,在力透纸背的同时也给予读者不可名状的震撼,并且这种影响还要持续下去。

其实,对于《白鹿原》这样一部时间跨度大、人物众多、情节复杂的小说来说,最适合改编的应该是电视剧,电影的时空太狭窄,根本无法容纳其内容。如果要展示全景,可能会造成走马观花;如果只取单一情节,又无法表达旨意。因此,如何取舍便成了最大的问题。

事实上,王全安也正是这样做的,在片头字幕上,我们赫然看到张雨绮的名字位列第二,这与她作为导演妻子的身份无关,而是她的戏份多,她是故事核心中唯一一个女性角色。但是,电影过多地纠缠于男人与田小娥的关系,而弱化了外部环境变化给白鹿原带来的危机。小说《白鹿原》突出了三对矛盾——新与旧、父与子、家与国——但是电影重点展现了父与子的冲突,对其他两个冲突虽有着墨,但是并不鲜明,这便使得影片很像一部家庭伦理剧,缺乏激烈的斗争和宏大的主题渲染,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影片的厚重感。

归根结底都是情欲戏在作怪,它成就了《白鹿原》这部小说,但又损害了电影的面世。欲望是人情的基础和生命的本性,白鹿原正因为有田小娥这样的女人存在,才充满了戏剧的张力。但是现在,我们只看到电影中的田小娥在用眼睛卖弄风情,却看不到她的肉体如何宣泄风情。被遮掩的激情戏既断裂了田小娥这个人物的立体性,也使几个男人因她而导致命运转变的情节无法得到充分解释。男女情爱乃天地之交合,这种交合方式的变化可以反映时代的变革。田小娥是时代的旗手,她的红肚兜便是立于风口浪尖上的红旗。当一抹鲜血从她白皙的身体里涌出时,一个渴望革新的白鹿原夭折了。

田小娥与黑娃所住的窑洞是故事的重要场景,它代表了爱和欲的交织,它的破败衬托了情欲的旺盛,当它轰然倒塌之时,意味着人欲的被埋葬。此外还有两个重要场景,一是祠堂,一是戏台。祠堂是族人开会的地方,是传统的象征,白嘉轩是这里的统治者,尽管这个地方曾经被黑娃破坏,但始终没有被废弃。而戏台是官方办公事的地方,它见证了多次革命的发生,鹿子霖总想借助这个地方压倒白嘉轩的权威,但没有成功。戏台和窑洞一样,在影片最后都毁灭了,唯有祠堂还存留着。这是对传统的留恋,还是对时代革新的绝望?影片没有给我们一个清晰的答案。

陈忠实给电影的打分是95分,他说另外5分是给朱先生和白灵的,因为这两个人是小说中非常重要的,但是电影没有涉及到。特别是朱先生,他的智慧远远超脱于白鹿原的众生之上,代表了圣者对时代变革的态度。然而,在我看来,《白鹿原》的灵魂其实是那一只在雪地里奔跑的神鹿,它是白鹿原人的信仰所在,它的飘渺的“无”与人的真实的“有”形成鲜明对比,在经历了拥有和丧失的浮沉之后,一切都会归于虚无——白鹿所代表的神圣而纯净的世界。电影插入了很多牌楼的镜头,牌楼虽然也是白鹿原的标志之一,但没有白鹿的感染力强。一个伟大的地方必然是一个有灵性的地方,一部伟大的电影也是如此,《白鹿原》所给人的感觉很平淡,也许就在于它缺少一个核心的灵魂,也就是那只白色的神鹿。

但是严苛的批评不代表对作品的蔑视,电影《白鹿原》依然是一部值得尊敬的作品。从关于它的纪录片《将令》中,我们可以看出王全安的踏实和细致,以及所有创作人员的投入,这些成绩都体现在画面、构图、表演、音乐等元素的效果上。在翻滚的金黄麦浪中、在响彻云霄的秦腔大调中,在白嘉轩一脸冷漠的阴沉中,我们领略到了上世纪白鹿原的风土民情和人物风貌,这是我们对先辈们苦难生活的最好祭奠。造成《白鹿原》现在这个样子的直接原因是剪辑,而根本原因还是时代的问题,或许再等几年拍摄或上映,它一定会是一部伟大的作品。

www.warmate.cn

(黄石资讯网:2019-06-06 06:42:42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